AEF SparkUp

高材生弃读博士创业 推「个人化」编程教育迎社会变化

2021年12月6日 | Youth Entrepreneurship
分享 :
我们评估是否投资一间初创时,除了考察创办人及团队的经历和背景,亦看重初创致力解决的问题、能否为社会带来改变。今期与大家分享的公司「Preface Coding」就是希望通过个人化(personalized)的编程学习体验,以人工智能科技分析制订适合学生的教学方案,冀打造由下至上的学习模式,另一方面亦帮助学校和企业进行数码转型,适应社会变化。我欣赏创办人卢炳棠(Tommie)不喊「颠覆传统学校教育」的口号,而是从学校和老师的难处出发,提供实际解决问题的方法,务求达致「双赢」。

出生于西贡渔民之家的Tommie自小成绩优异,中学就读皇仁书院,并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修读经济,更心怀大志——做大学教授。他毕业成绩出色,获投资银行青睐,便选择先踏入职场,笑言「未想过可以赚那么高的薪金。」

 

惟当时正值08年金融海啸,行业、公司气氛都较低迷,碰巧首次竞选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开设一间政策顾问公司,需要人手做数据分析,Tommie决定跳槽。 「我们团队估算各州选情,且准确率很高,那是我第一次接触编程的运用。」项目结束后,他打算继续未圆的梦想,修读博士,于是请大学时的教授写推荐信,后成功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录取。

 

视像补习 储创业「天使资金」

 

我好奇他为何没有朝学术界进发,而是选择回港创业。原来Tommie在修读PhD博士学位期间为从世界各地到英国读书的学生补习,虽然每小时收费150英镑,但仍大受欢迎,从数学、经济、商科,到后来心理学及化学等范畴都涉猎其中。 「我会自学学生的学习内容,再辅导他们。」他每天工作十小时,试过一天收入达1,500英镑。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,无意间为创业储下第一笔「天使资金」。

 

然而,补习课日复一日,他开始思考运用科技搭建网上平台来系统地拓展业务。想起香港学生大多愿意付费到补习社观看老师的上课视频,他洞悉到网上授课的商机。已进入「创业」状态的Tommie决定放弃修读博士,回港创办网上补习社Prologue。今天回想起来,他打趣道:「爸妈差点心脏病发,我原本可以成为全村第一个博士。」

 

Prologue起步表现不俗,创立首18个月就收获三万用户,更吸引本港上市的大型教育集团提出收购,惟Tommie再三考虑,认为两者理念不同,「我问自己,这是我放弃PhD而想要得到的东西吗?」他最终没有接受收购,亦因这个决定而退伙,重新思索做教育的初衷。后来,Prologue业务走向下坡路,但同时触发他重新审视自己想要解决的根本问题:「香港教育的问题在于资源配对。一个老师对几十个学生的教学模式,是不能满足每个学生的学习需求。」

 

倡「一对一」教学 由下至上订制教学

 

我认同Tommie的观点,因材施教,方能发掘学生最大潜力。他说:「过去个人化教育难以形成规模(scalable),但如今透过人工智能(Artificial Intelligence, 简称AI)等科技,就有机会可以达成。」曾在麻省理工学院进修AI知识的Tommie有感掌握编程已是未来趋势,结果他二次创业创办Preface Coding,以「一对一」教学形式,推出针对儿童及成人的编程教育。

 

「与传统教育从上往下传播知识不同,Preface想建立一个由下至上的学习模式,例如运用AI分析学生的学习情况,制订适合不同学生的教学方案。」Preface 还打破传统课室的限制,可随处上课,提倡教育「去中央化」(decentralization)。 Tommie更别出心裁地开设型格咖啡室,既可作为上课地点,亦可让客人在消费期间接触到Preface Coding的理念,如今已在全港有数间分店。

 

助学校培训编程老师 为学生创造应用场景

 

香港的教育系统常受诟病,被指不够与时俱进。我很欣赏Tommie主动与学校合作并提供协助的做法。他称不欲打着「颠覆传统学校教育」的旗号,「那样意味我们并不真正了解校长和老师们的痛点。」他指,学校的难处是缺少编程老师,而一般程序员又没受过教育培训。 「我们邀请老师和校长到晚间工作坊,了解我们的服务,也派专业程序员到学校协助STEM(科学、科技、工程、数学)课程设计,提供编程培训,并透过一些项目将学校与社区连接起来。」

 

早前Preface为学校与Tesla牵线合作活动,一方面让孩子可接触到Tesla一款车型的图像识别功能,同时Tesla可获得品牌曝光。他说︰「我们也举办Hackathon(程式设计马拉松),让孩子们运用编程制作应用程式,例如预订汉堡包、小巴行程预测App等,让现实生活的科技应用和学校教育接轨。我们将传统学校没有的资源带给学生,同时能与学校达成合作,可谓『双赢』」。

 

冀成教育名牌 创无边界课室

 

现时Preface已与过百家院校合作,Tommie冀未来成为一个知名教育品牌,吸引不同企业合作,与更多学校建立互信,希望将这个模式复制,让学生们能从世界各地的人和行业中吸收知识,透过科技与周边社区互动。他亦希望未来将Preface Coffee和Preface Coding扩展至伦敦、东京、纽约和北京,帮助企业和学校数码转型。

 

Tommie相信做教育需时建立信任,要循序渐进,不讳言曾有同事较心急,另觅出路。他亦不担心经营模式或技术被抄袭,「创业的初心抄不走,坚持信念才能让你走得远。我们不是在销售课程,而是一个为学生建立自信的体验过程。」我期待Tommie 可以为香港教育注入新动力。